教师随笔丨闫娟娟:那年夏天----写给168的孩子们
当前位置:校园短波  作者:新媒体中心  来源:微信公众号sxxzsyzx  时间:2020-10-26  点击:
本文转载闫娟娟老师个人微信公众号“娟子杂谈”,作者系我校初中部语文教师。

多年以后,你会说起,那年夏天……

 那年夏天,来的安然有序,夏夜恬静的空气里,我听得见你们努力的声音,我的心为此激动和兴奋。60平米的舞台上,你们都是主角。我站在舞台的中央,看你们为追求理想而变得坚毅且睿智的脸。

那是一个勤快的夏天,不善于早起的我每天早上六点到校,还是赶在了你们的后面。学霸们已经在教室埋头刷题,干练的班长,瘦却高的“任姐姐”(男性),沉稳的嘉欣,甜美的子蓉,聪慧的佳颖,执着的郝姝琴、刘健,不露声色的小黑,因跑校而“吁吁”喘着大气的健壮青年索靖杰……自由练习后集体早读,你们专注的目光、洪亮的声音就成为校园里最美的晨光。那一刻,我知道,我的出现早已不是为了约束你。我只想,在你拼搏的时候,和你站在一起。

那个名字里透着光的男孩,又拿上字典过来了,斟酌着这个句子到底是啥意思;子萌仰着光洁的脸,把老师的讲解丝毫不落的装进了脑子里;外表有些木讷的范育民,一手捂腹,一手挥舞的课堂答辩姿势,帅气中夹着老练。“大头娃娃”也长大了,谈吐中彰显着志气。

想绕开庚子年说事,我却通过自己的“努力”,很应景的开成了七月校园里的一朵奇葩。拄着拐杖的我也想矜持,无奈战鼓隆隆。一看到我的身影就喋喋不止主动求安慰的“假小子”是真的着急了;向来内敛的霖霖每次见面都有新问题;心态好了两年半的安同学开始极度关心每一次大小考的成绩,计算着离一中还有多远;小贾说无端的头痛,我知道,起因是熄灯后被窝里两个小时的苦读。

晚餐时候是唯一能完整聊天的时间,我理所当然的把臭脚放在板凳上,刘烨端着大碗弯下身子靠过来,一边往嘴里扒拉,一边探讨16题的答案,土豆丝拌大米的香味直乎乎的冲进我的鼻腔。你们一拨一拨的围过来,对中考的各种反应,纵容着一只脚不雅的骄傲着。聊着聊着,刘星宇能安心睡觉了,旭帆的成绩越来越稳定了,轩哥的屁股也粘在座位上了,张立宇在教室门口探头瞭我的次数更频繁了。

时间在我高调的坐着轮椅自由出入校门的间隙里,匆匆过去了。中考结束,一切尘埃落定,我们终究没有辜负教室门前那株芳香浓烈的白色丁香,一切如你我所愿。只是,毕业了!

此刻,我坐在阳台上听窗外愈落愈急的雨声,回想着属于我们的三年的点滴过往……

那个古怪精灵的,入学时哭着不让父母离开,却大方的把下铺让给了小胖子室友,在老师和小胖同学的感谢声中变哭为笑,勇敢的走进了教室的“柯”,离开了我们的班级。却在月考过后,跑过来告诉我们,“这次,我是年级第三名”。你们争相传颂着这个消息,跳着,笑着,我知道,“柯”其实一直都是168的一员。因“水痘”未能参加“七一”晚会的演出,应该是她最大的遗憾吧!而我,一直遗憾,拍毕业照的那天,学校只有我们一个年级。“柯”应该很愿意站在168的队列里,扬着她可人的笑脸。

刚入学的吉同学上不了上铺,在妈妈一遍一遍的演示和呵斥下终于哭着爬上了床。真心的感谢吉妈妈,如果提出来换铺,该是谁?

“男神”老杜,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在了后门口,“卷子写完了没,167早就写完了,张心怡,收卷子!”埋头绘图的“仙女姐姐”被这惯听的“谎言”惊的直拍胸脯,老杜咧着嘴说“快不用假装了。”扭头走出了教室。教室里“耶,——”,然后是窸窸窣窣的找卷子声。物理测试结束了,课间,就看见小个子的张城浩在课桌上,清点他的大白兔。发了奖学金,韩舒强大方的说,“老师,你想吃啥,我请客!”天天最后一个走进教室的“晋文公”,轻快的步伐,严肃的脸,左手扣着右手,夹紧胳膊,敏捷的飘到座位上,享受着老师的宽厚和理解。

后黑板上庞晶月、李欣琪、白昕可有如印刷体般的试卷;前黑板上教师节、运动会、新年时的宣传画;和妈妈们一起包的彩色的饺子;后窗小黑板上自发的每天更新的励志箴言。

 晚三后回家,韩同学总要违规,不走自己该走的地下通道回家,要和老师一起走正门。许是怕老师寂寞,许是想趁机聊聊。晚上十点以后的马路上远近撒着几个人影,明亮的路灯被高大的国槐遮掩着,灯光混着月光,我们一高一矮的身影,应该是这个夏夜的一处风景吧,不知道有没有在偶然中进入某个人的镜头,留下回忆,不求永恒。
韩,是个怪孩子。数学天才,语文却一塌糊涂。外表随意的你是个有心劲的人,看着你的书写日日工整,看着你的语文成绩由80分到90分,到最后中考的102分。一路努力,我们一起看到了最美的风景。中考结束后的一个晚上,小韩来看我,坐在沙发上聊了许久,忽然煞有介事的说:“上次这样坐下来聊,是什么时候呢?”稚嫩的脸,这样老气的话,我真的笑了。

那些轰轰烈烈的“生死爱情”,不知道会不会有个正确的结果。20年后的同学聚会,谁还是谁吗?那个受女同学青睐的大个子男孩,再见面时,在你身边炫耀的会是谁?
实验录取的名单里看到了ZR,瞬间泪奔,多日的牵挂终于释怀。那个没有长大的博闻,你还好吧?
那年以后的夏天,明净的月光里,雪白的丁香花下,朗朗的读书声中,我在教室门前等你!

责编:肖庚 

编辑:闫枫